摘要:


      今年9月,黄庆军十年摄影项目《家当》在百年印象画廊展出。作品链接如下:http://photo.poco.cn/special_topic/topic_id-14891-p-10.html#content_hash

      这个项目是源自于2003年《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上的一个专题报道,当时请了多位摄影师(黄就是其中一位)拍《我们的家底—中国家庭写真》,在中国每一个省一级的行政区中选出一个家庭,把这个家所有的财产、物品摆在家门前,然后拍一张全家福,并配上摄影师写的手记发表出来。

      十年坚持拍摄一个项目不容易,期间06年黄庆军和马宏杰合办了一次展览,再之后就是这次9月黄单独展览了。展览现场我也去看了。老实说,和十年前杂志上刊登的没有什么区别,就是背景多了些环境交代。看到媒体上黄对其作品的阐释:“每一幅《家当》作品不光是一个家庭的变化,更希望通过这个家庭反映出时代发展的印记…”、“多元化和典型性成了作品中的一个元素…”、“我希望通过这些作品能真正给中国时代的变迁做一个注解,用家当来展现中国经济带来的变化以及给人带来的变化…”。

      我不禁生出些许疑问,疑问有三:

一、 “多元化体现在哪里?典型性又体现在哪里?”
      也是看媒体上说,很多“富裕家庭”拒绝拍摄。这就已经可以说明能拍的只能是好说话好进入不怕利害关系被显现的。那么多元为何?
      关于典型性基本的思路应该是下摄影之外的功夫,即研究和调研社会现实和时代发展,从中筛选出合适案例,而且不管多困难要想方设法的实现,除此之外应有详实和确凿的文案和实物证明。但在展览现场我只看到了影像的画面(有一个VCR我看的不全,但看到的是搬出家当直至拍摄的过程),到是每幅画面的背景很具有典型性,但典型性更多在不同的地域风景,应该和真正典型性差距甚远。

二、 何处体现“用家庭的变化反映时代发展”?
      中国的家庭,十年的变化,是可以展现出快速发展的时代的。但那是需要对一个家庭持之以恒的关注,或许还能生成其他影像内容。可这展览的作品不是如此,而是十年来东西南北的拍,咔嚓一下,各地一张。

三、 “用家当就能展现经济变化,人的变化”?
      画面上的家当,内容、质量、成分、摆放布局等等太重要了——如果要突出所谓经济变化,人的变化。另外是否齐全还是摘重点?还只是好摆的才摆出来?家当布置是主人自己布局还是和摄影师一起?是随意摆放还是刻意安排?安排的是否突出经济变化?可怎么就表明经济变化呢…?
    
      我知道,要实现上述很难,包括思考的透彻和实践的艰难,但是不如此,又怎么能体现作品的价值?艺术的价值呢?

      再说一个我个人认为更严重的问题:家当或许只有在本应该放置和发挥作用的地方才可以实现它们的最大价值,影像最强的作用也在于此。但活生生被剥离了生长栖息地赤裸于外界,除了实现最基本的辨识功能,还有什么?

      综上所述,我的直观感受:这仿佛在“经营”一个策划点子,或一个卖点,以影像或者艺术的方式。

      我不禁联想,有名的画廊为啥要展出这样的作品呢。或许理由很简单,这些在表面上都有“足够”的中国符号和当下中国元素,并仅以这样的窥视展现,足可以让“外人”好奇和刺激吧。可这些真的能代表被资本逐步吞并的、逐步全球化的、当下的中国人情世故人生百态吗?!实际上是零零散散,细枝末节…说白了就是好买好卖吧。

      中国影像还是有一些好的例子可借鉴,远至《庄学本全集》,中至吕楠的《四季》、杨延康的《西藏》,近至…(一时半会儿居然想不起来了,呵)。除了艺术价值,相信也应该是有市有价吧。不要求这么高,只要基于“真实的真实”,深刻思考和深入、艰苦实践这个大方向的,都是能感受的到,并值得尊重和支持的。

      但或许这时代,原本就不需要真实和深刻。也或许买卖这你情我愿的事,存在即合理了。我也实在庸人自扰,呵。


注:
1) 本文只涉及某一范畴的影像,其它暂不表述。
2) 本文仍为作者一贯风格:虽提及具体但只想引申探讨一类现象和问题。

3) 看媒体采访黄庆军,他说想再拍十年,说最后一组会是他自己的家当...。我相信我上述所有的提及,如果有对的地方,有心人去领悟掌握,一定会实现实至名归的作品或者商品。我衷心祝愿他并期待,加油。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