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无
  “照片要展现原始淳朴的自然,展示我们必须保留和守护的自然,而非那些已经遭受破坏的。”
                                                     
                                                  ——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 

  
    塞巴斯提奥•萨尔加多是中国摄影爱好者心中的男神。他作品中那“典型性瞬间、戏剧化效应、宏大叙事能量”所凝结成的视觉冲击力,比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过犹不及,让人艳羡又迷恋。因为太迷恋了吧,在摄影创作迎来高峰的中国,众人纷纷仿效,于是在近三十年的各类展览和作品里,总能窥见萨大师作品的影子。

    在各人摄影的开始,仿效本无可厚非,可是禀赋、生平履历和心力路程却是专人专版的。因此影像之再现和表达,纵然能表面的惟妙惟肖,却也吹弹即破,捉襟见肘般的荒蛮。

    比起老萨的张张经典之作,他的过往经历和影像业绩却更值得了解和反思:拿下经济学硕士学位已顺利进入巴西政府经济部门工作,却放弃工作和经济学研究,29岁开始从事摄影报道工作。他的第一份报道是受世界基督教协进会委派对非洲撒哈拉地区大旱的摄影报道。之后担任法国西格玛图片社、法国伽玛图片社和马格南图片社摄影记者,开始了到世界各地拍摄照片的生涯。其中著名摄影专题有:《帕拉达山区露天金矿》、《埃赛俄比亚的饥荒》和《科威特的恐怖》。他放弃舒适生活,以人道主义关怀深入世界贫瘠和角落;他经济学思维和知识体系更让他有别于一般摄影记者,在其诸多作品中,有三项最引人注目的长期摄影计划,分别是记录大工业背景下工人阶级状况的工人系列——《劳动者》(93年),展现世界各地人类迁徙活动系列——《移民:迁移中的人性》(98年),和2013年发布的描述未曾受到现代文明“侵扰”的自然,包括环境、动物和民族——《创世纪》。

    如老萨这样的背景和思考并不是大多摄影爱好者具有的,但对视觉冲击力的感同身受却是简单易操作的。于是老萨作品里最著名的两招:1)用镜头逼近被拍者;2)在一个场景营造超越这个场景的氛围——已经成为前赴后继的摄影大军拍摄必备之秘技。你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例如几日采风创作团,潜入老少边穷,长枪短炮着一个个惊奇紧张的面孔;又或高声指挥着一个场面里所有人、事、物的布局、样态神情,花点钱也无妨,直至摆布到心中意淫之景象。

    但这些怪不着老萨,只能怪摄影人群对摄影审美的不清不楚,或者说作为人的某些基本的修养不够。我唯一对老萨嗔怪的是:我差一点就嗅到真实了,你却给我喷个芳香剂;我明明差一点看到真实了,你却给我个幻境邀请我一起沉浸。或许在你的影像刚刚出现的那个闭塞年代里,需要视觉冲击力刺激同样闭塞的心灵。而已如此四通之发达、神情末梢都已敏锐到极致的当今,“什么都知道、都见识过的当今”,我们要的,或许只是真相。

    ……

    本文原想点到为止,但最近正好看到了萨尔加多的《创世纪》,由嗔怪直接升为愤怒。这本于2013年出版的《创世纪》,是萨尔加多用9年时间,期间32次旅行及深入拍摄,探寻未被人类玷污的自然人文之地。

    一如既往的视觉冲击力,一如既往的失真,却又以另一种极其本真的事实——将地球上残存的珍贵如处女(子)之贞节暴露给这个已进入荒淫的消费时代。于是透过画面本身(画面已不再重要),我仿佛看到了不久的将来(也是不远的过去),珍贵的千年古木被砍伐贩卖;珍稀动物被杀戮;旅游事业蓬勃发展;原始种族消逝或同化…我常常在想这还是不是我熟悉和热爱的摄影艺术,它的日渐膨胀的传播力与人类欲望一起为地球毁灭添砖加瓦。

    那么在通往毁灭的必然之路上,萨尔加多你能不能镜头下留情,不要用你殷实财力支撑,以所谓美、艺术、文化等名义实质上去开发地球原始资源,让开了口的地球遭受消费大军的洗礼呢(不管过失还是故意,但是一样的结果)。能否回头面对自己和周遭世界,用镜头去发掘人性的多面,警醒自身,尤其是复杂现实中提炼真善美(渐渐消逝,最为迫切的保护和需要),并修改你夸张的影像表达,放弃你阶层本性范畴的审美呢(虽然你不会承认)。或许这是为人类救赎自己的希望贡献一点点摄影力量吧。如此,你既明白,现实的真相,才是美,并无可替代。


注1:最后一段里,是指诸如此类的萨尔加多们。
注2:最后一段里,括弧中为本人内心独白。因此放置在括弧里,可忽略。
注3:本文最前摘选萨的一句话,为讽。
















评论区
最新评论